春葬

大型嘟嘟嘟组内互吹

逃课

主题:实事(根据我夜不归寝被逮到后被批评以及被饕餮附身吃一大堆吐一大堆为脚本)

文:二喵 @张鹋   咋没人交作业啊

阿言将最后一口披萨塞入口中,咀嚼不过两三下,就再也受不了地冲向厕所,连同刚刚吃完的一大盒全家桶,汽水,几包辣条一起全数吐出。三三两两的人在门外窃窃私语,听不清是什么了,只记得脑袋里模模糊糊,鼻腔里全是呛人的呕吐物气息。阿言双手撑在厕所的地板上,眼泪鼻涕流了一脸,当最后一口残渣也从嘴里掉进便池后,他才终于急促地喘息几声,用手擦一擦嘴巴。那边手机滴滴答答响起来,老师的专属铃声。他双腿发软,险些站不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到自己桌子面

2018-07-18

七月作业_实事

这个好久没布置作业的博客终于又要启用了(。)
*请以自己经历过或是发生于身边的一件事为灵感,或是以印象深刻的人为主角创作
*题材不限,字数不限,仅为原创,不强制交作业

2018-07-02

匆匆

11月-一个老人的一生

文:二喵 @张鹋 

------------------------------------------

丽贝卡今年已经六十岁了,她躺在客厅的摇椅上时,能从窗户看到正对她的那座高山。


丽贝卡本来不叫丽贝卡,她并不是外国人,她的本名太土以至于她一换名后就将它抛弃。她改名的那天划伤了自己的大拇指,因此只能翘着手指握笔,歪歪扭扭地将“丽贝卡”三个字写在纸上交给帮她改名的警察。有人问她为什么想到丽贝卡这个名字,她说突然想到,或许是她的前世用名。

丽贝卡在刚改名的时候染了黄发,但黝黑的肌肤使她迅速换回了黑发。她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女人,以至于在垂垂老

2017-11-28

呛白头

主题:一个老人的一生
文/叶沂秦 @走失海潮

我母亲说我三岁时,便张开手指一个一个数,数到第八个的时候,告诉她我想活到八十岁。八十五岁也好,跟八有关的数字都好,我喜欢这个八十,八十分的考卷和跳绳的第八十下。母亲早就衰老了,我记不清她大概年龄,无论我现在多少岁。她睡前吻我的额头对我说晚安,把她那件装满旗袍的大衣柜指给我。项链手环、结婚戒指,长得好看的路边翡翠货,但是真货。还有花花绿绿的开叉服饰,是她这一生宝贵下的财富。对我说你要争气,以后这些都是你的。

在不久以后的某一天晚上,我如愿以偿。挑了半根蜡烛,吹火烛唱生日快乐。母亲刚想告诉我今年我多大了,她身上那件黑色旗袍就剧烈的摇晃起来。暗金花纹...

2017-11-10

十一月-一个老人的一生

请以老年人的视角回忆自己的一生,并写一篇纯原创文章,故事可虚构可真实。
☆禁止恶意引战/直言政治看法的文章/言论出现
☆禁止抄袭、套用和非原创人物出现
☆文章题材不限,禁止过于暴力、色情的描写和政治相关言论
☆本次作业日期截止至2017.11.31,非强制性作业,字数不限,可补交,学业繁忙成员可请假
☆非组内成员禁止转载

补充:十月作业请假的组员可于本月补交,并在开头标注【十月作业补交】
特别标注:打算于此次寒假招收新成员,文手画手皆可,有意向的朋友愿意的话可以试着写一下月作业


2017-11-03

傲霜枝

十月主题-民国  

文by云书 @泅戏儿


  佐藤还记得初见宋瑷玉的时候,她短发间带着桂花味儿,勾着人的鼻尖。细长的丹凤眼亮着坚毅清明的光。水蓝的学生装,在她身上好似一片海,一波一波的荡着水纹。

  他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沉重而甜蜜的爱正抚摸他的心脏。

  宋瑷玉是什么人?一个女学生,一个商人家的女儿罢了。他是日本军官的弟弟,动动手指就可将她硬绑上床。可他不愿意轻贱这位不知名的小姐。

  宋瑷玉正与她的女同学谈话,笑若桃花。女同学被佐藤自然地无视掉,一心一...

2017-10-27

我是你茶里的一颗方糖呀

十月-民国/文二喵 @张鹋 

---------------------------------------------------------

"行吧。"

老师说。

他的眉头皱起来,金丝眼镜掉到鼻梁中间去。他极其疲惫的闭着眼,两手抄着藏在黑马褂宽大的袖笼里。石桌上两杯凉掉的茶,老师让人给它倒了,也不管我还坐在他身边。他只顾着在放课的间隙好好的生我一回气,全然把其余的一切都无视,忽略了。

"先生!"我不满地唤他,"不过是去看一场戏罢!学生又没耽误任何功课!连您额外布置的洋文都背了好几页罢!您这样莫不是太小气了点!"

2017-10-25

十月作业_民国

请以民国时代为背景创作一篇原创文章,可以描写一个人,或者一群人,或者描写一整个时代的故事
☆本次作业禁止恶意引战/直言政治看法的文章/言论出现
☆禁止抄袭、套用和非原创人物出现
☆文章题材不限,禁止过于暴力、色情的描写和政治相关言论
☆本次作业日期截止至2017.10.31,非强制性作业,字数不限,可补交,学业繁忙成员可请假
☆非组内成员禁止转载

补充:九月作业请假的组员可于本月补交,并在开头标注【九月作业补交】
特别标注:打算于此次寒假招收新成员,文手画手皆可,有意向的朋友愿意的话可以试着写一下月作业

2017-10-14

(九月补交)我这是依山傍水

主题是省拟—河北
山是太行山,水是渤海水。
短打。文/ @观象台

我认识何北时,她已经是个大姑娘了。那时候她还在炼钢厂子里上班,每天把袖子一挽就闷头吭哧吭哧地倒腾机器,脸上手上全是黑乎乎的。她下了班回到家,把自己也捯饬捯饬,就又变成了那个干干净净爱说爱笑的何北了。只是长年累月工作留下的痕迹不容易褪去,「我原来特别白的啊——」,她总这么跟我说。

何北性格外向,喜欢展望未来也喜欢缅怀过去。她说话总是连珠炮似的,好像下一秒就要急匆匆地奔向什么地方去。我到她家里去,她请我吃驴肉火烧,给我看她的家谱。我看着黄底绢帛上密密麻麻的竖排繁体字眼晕,说,那上面哪个是你啊?她拿修长的手指不客气地点着一个名字,王...

2017-10-02

(九月补交)北京,北京


主题:省市拟人-北京
文/@驿旅客 

近几年我很难见着北先生了。北先生是个看不出年岁的人,鱼尾纹和酒窝都有,但笑起来有种不加掩饰的年轻,丹凤眼盛着半旯揶揄,水清清地晃在里头。清早他提着鸟笼子在街上遛达,一手提着烟杆子,笼子里头老大一只八哥;他左手揣兜里,潇洒地左顾右盼。那只八哥好看极,橘黄的喙壳子,态度里有一番顾盼自雄,我跟它说:“恭喜发财。”八哥头不动,眼珠子转过半圈,自下而上看我一眼,坚决地说 :“呸!”

北先生笑得很得意,说:“不是这么个聊法儿。”他把笼子提起来,和八哥平视,他说:“来,说'恭喜发财'。”

八哥瞪他一眼,脖子一梗,横眉道:“去你妈的!”

其时街道上开始有人声。这城市秋天早...

2017-10-01
1 / 8

© 春葬 | Powered by LOFTER